欢迎来到作文网! 客户端下载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作文网微信

    (www_zuowen_com)
   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

  • 家长帮

    家长帮小程序

    无需下载
    微信扫码打开
作文 > 小说频道 > 名师点评 > 卵石滩上的黑猫(长篇小说节选)_3000字

北京快3网上投注

2013-04-01 16:31:46

  拯救小狐狸

  虽然我不会飞,但大多数人都管我叫飞马。这并不奇怪,我会轻功,蹄子在塔壁上点几下就爬到了塔顶,看起来就像在飞一样。

  我生活在一座城市的玉潭公园里。每天晚上,我都会爬到这座城市的电视塔顶上,仰望着天空,对着日月星辰发呆。

  我的爸爸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爬到这座城市最高的、离日月星辰最近的地方——这就是电视塔的塔顶上。他们知道自己的一生是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了,所以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的后代——我的身上。他们希望从我这一代开始,后代的白马都能把轻功练得炉火纯青。

  所以,当我才刚刚学会站立的时候,他们就开始对我严格训练了。他们既不训练我如何对付马的天敌,也不训练我奔跑,而是训练我轻功。

  就是因为每天都进行严格的训练,所以我才能实现自如地使用轻功——这个在大多数生灵看起来无法实现的愿望。

  我每天晚上都会爬到电视塔顶上对着天空发呆。那时,整个城市都在睡梦中,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,这座城市里还生活着我这样一匹会轻功的白马。

  今天半夜,我正在对着星空如醉如痴地发呆,突然,听到一阵风的声音从我耳朵后面传来。我扭头一看,原来是一只棕色的大鸟在拍翅膀,我正准备把头转过来,突然,一阵虚弱的呼救声传入我的耳朵。

  “救——救——我——”

  我低头一看,原来大鸟的爪子上抓着一只红色的小狐狸,刚才我没看见她,是因为电视塔挡住了她的身影。

  我当时什么都没想,只想着:我要救她!我飞速转过身,抬起右后蹄,朝大鸟狠狠地踢了一脚,这一脚踢得很重,正中大鸟的翅膀。

  我听见大鸟惨叫一声,扔下小狐狸,摇摇晃晃地飞走了。

  我顺着垂直的玻璃向下奔跑,虽然我没有训练过奔跑,但我的家族可都是品种优秀的千里马,我继承了优秀的血统,当然跑得很快了。

  我敢打赌,方圆三百公里以内,还没有什么动物能跑赢我。

  当我沿着塔壁狂奔下去的时候,虽然是在垂直的状态下奔跑,但我的速度还是超过了往下掉的小狐狸。

  那只小狐狸惊讶地看着我,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,可以放下一只小苹果。我抱歉地对她笑了笑,她的眼睛又睁得大大的,可以放下小半只草莓。

  还差三米多就要到地面了,我纵身一跃,跳到地面上,用我的背稳稳地接住了小狐狸。

  小狐狸惊讶得喘不过气来:“你……你怎么跑得这么快?你……你怎么……还会笑?你……你是怎么爬到电视塔上的?”她一口气提了三个问题。

  “你好。”我说,这是我第一次跟爸妈以外的动物说话,“我叫飞马,我会轻功,我是千里马的血统。”

  小狐狸提醒我说:“你还没说你怎么会笑呢!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笑。”我说,“我只知道,我爸爸就会笑。对了,你是谁?你是怎么被那只大鸟抓住的?”

  小狐狸说:“你叫飞马,你怎么不会飞?”她不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还接着问了问题。

  “因为我会轻功啊。”我笑了。

  “啊,你还会这样笑!你笑起来真好看!你能教我怎么笑吗?”小狐狸看起来很喜欢我笑。

  我教她:“把嘴的两角往上翘不就笑了!”

  小狐狸把嘴的一角往上一翘,另外一角却向下一垂,这下可好,看起来她的半边脸像是在笑,另外半边脸却像是在哭了!

  看着她的怪样子,我也哭笑不得:“不对不对!应该是这样的!”我把嘴的两角往上一翘,露出了自以为最迷人的微笑,向她做示范。

  “哇,好漂亮呀!”小狐狸赞叹道,她的眼睛亮闪闪的,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了。

  “是不是这样的?”小狐狸把嘴角往上撇了撇,脸上却毫无表情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。

  小狐狸问我:“是不是我会笑了?”

  我没有回答,冲着她笑了一下。心里暗想,看起来,除了我,就没有什么动物会笑了。

  小狐狸可不这样想,她看我冲她笑就高兴地说:“啊,我也会笑了,我也会笑了!”

  我可不想刺激她,就把头转过去看风景。

  “哎呀!”小狐狸的声音明显有些不高兴。

  一听见她叫,我赶忙转过头问她:“小狐狸,你怎么啦?”

  小狐狸又不高兴了:“我不叫小狐狸!”

  “那你叫什么?”我问她。小狐狸说:“我——我没有名字。”

  我感到很奇怪:一只动物怎么会没有自己的名字呢?

  于是,我自作聪明起地说:“那——我就叫你火狐吧!你这么漂亮的红狐狸,就应该叫火狐!你的毛是火红火红的嘛!”

  “以前还从来没有动物夸我漂亮呢!你是第一个!”

  小狐狸高兴起来,“还有,我终于有名字啦!啊,我的腰!”

  我感到暗暗好笑,这只小狐狸的脸,就像六月的天一样,说变就变。

  我问她:“你的腰怎么啦?”

  “我的腰好疼呀。”小狐狸说,“你快帮我看看!”

  我低头一看,哎呀,小狐狸的腰刚才被那只大鸟抓破了,正汩汩地流血呢。我赶紧说:“你在这儿等等,我去采草药!”

  妈妈曾教过我怎样辨认草药,她觉得,如果受伤了不知道用哪棵草可以让伤口愈合的话,那伤口就会腐烂,弄不好,还会变残疾。

  我飞奔到一片杂草从生的草地上,仔细地辨认起每一株草。

  我找啊找啊,终于找到了一株白色的小花,就是它了!

  这种带白花的草就是妈妈告诉我的能疗伤的草药!我把它咬下来,衔在嘴里,又顺嘴衔了几朵金黄色的小野花,我得快点儿回去,小狐狸等着我呢!

  我感到眼睛很累,眼皮重重的,可能是刚才瞪大眼睛找草药累的吧,我就使劲眨了几下眼睛。突然,我停住了!

  怎么回事?刚才我路过的一根电线杆子怎么不见了!我又往四周望去,没有一个方向有电线杆子!

  是不是我迷路了?我低头看看地,又抬头看看天。真怪,那根消失的电线杆子现在又出现了!看起来我真是累花眼了,我赶紧朝那个方向飞奔,很快就见到了小狐狸。


  隐身的马

  “啊!”小狐狸闭上眼睛,浑身颤抖,“不——不要过来,我的肉是酸的!”

  我把草药放下,迷惑地说:“你怎么啦?”她慢慢地睁开眼睛:“飞马!你来了,刚才好可怕啊,一朵白花自己悬空了。”

  什么自己悬空了?不是我衔着吗?小狐狸怎么跟我刚才一样,都看眼花了?

  “这是给你的草药!”我用嘴把那株带白花的草药向前拱了拱,“赶紧把它吃下去!”

  小狐狸听话地把草药放进嘴里。“好苦呀!”她刚嚼一下,就吐了出来,“我不吃了!太苦了!”

  我一看小狐狸不吃了,就连忙哄她说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越是苦的药就越能治病啊!你得咬着牙吃下去!要不伤口怎么能好呢!”

  为了不让小狐狸觉得太痛苦,我赶紧把顺嘴衔来的那几朵金黄色的小野花递过去,“闻闻这几朵花吧,它们很香的!”我象征性地吸了吸鼻子。

  小狐狸听我这么一说,就听话地把草药放在嘴里,一边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嚼着,一边吸着鼻子闻着野花的香气。那样子十分好笑。

  看着她的怪样子,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浑身颤抖。

  一直到小狐狸咽下草药,委屈地看着我,我才勉强停下来。

  不知怎么,我又一次感到眼睛很累,就又使劲眨了几下眼。

  突然,我看见小狐狸东张西望:“飞马,你在哪里?我怎么看不到你了?”

  真是奇怪,我不就在她旁边嘛,怎么还东张西望地找我呀?一定是她看花眼了!

  我低头一看,我还在呀。我又抬起头来,对小狐狸说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小狐狸很高兴:“飞马,你终于来了,刚才你怎么不见了?”

  “我不见了?”我迷惑地问,“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?”

  “我知道了!”小狐狸说,“你过来一下!”我把耳朵凑到小狐狸嘴边。

  “你——隐——身——啦!”小狐狸一字一句地说,我感到迷惑不解。

  我问道:“什么是隐身?”

  小狐狸说:“隐身就是别人看不见你,你看得见别人!”

  我有点懂了。

  “可是,我是怎么隐身的呢?”

  小狐狸眯缝着眼睛,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你想想,你在我看不见你前都做了什么?”

  “我——好像就使劲眨过眼睛。”我不太敢肯定。

  小狐狸搔搔头皮:“你现在眨眨试试!”

  我使劲闭上眼睛,又使劲睁开,远处的路灯又不见了!

  “火狐,你看得见我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。

  小狐狸摇头晃脑地说:“看不见!你真隐身了!”她高兴极了。

  我也很高兴!我竟然还会隐身!但是这高兴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担忧。

  “可是。”我问小狐狸,“我怎么变回去呢?”

  小狐狸晃晃脖子:“那——就要看你在变回去之前做了什么了!”

  “变……变回去之前?”我说得磕磕巴巴,“我好像……好像,嗯……就……就是低了一下头。”

  小狐狸一边打哈欠一边说:“那——你就低一下头试试呗!啊,好困,我要睡觉了!”小狐狸躺在草丛中,打起了呼噜。

  我低头看看躺在地上的小狐狸,冲她喊:“火狐——火狐!快起来看看我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小狐狸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,“干……干什么……啊!”

  她朝我眨眨眼睛,一下子跳了起来,睡意全无。我被她吓了一跳,“怎么啦?”

  她激动地喊道:“飞马……飞马!我看见你啦!你刚才隐身了,现在又变回来了!”

  我发现,那根路灯又出现在眼前了!

  我高兴极了!我真的有隐身的特殊本领!如果我会隐身了,那别人就看不见我了。

  这样,我就能给人们带来很多乐趣。比如说,我隐身后举起一个皮球,但在别人看来,那个皮球是悬空的,然后我就现身,他们一定会感到非常有意思的!

  但是,为什么在我隐身之后看不见那根路灯,而别的东西都能看见呢?

  我不知道该问谁,只能问小狐狸了。小狐狸分析说,可能在我隐身之后就看不见圆柱型的东西了。

  对这个观点我只能表示赞同,如果不是的话,那为什么我给小狐狸采草药的时候,我眨了一下眼睛,那根电线杆就不见了呢?


  玉潭公园里的秘密山洞

  昨天晚上,我发现我会隐身。而这都是那只小狐狸的功劳,所以今天,我要把小狐狸介绍给玉潭公园里那只年龄最大、资格最老的老老鼠——老秃。

  老秃年轻的时候,尾巴被一只凶猛无比的大白猫咬断了。说起来真悬,他差一点就被那只大白猫吃掉,能从大白猫的爪子下逃生,靠的是老秃特有的智谋和幽默。所以,到他晚年的时候,这件事就成了他聪明的标志。

  每次有新的动物来到玉潭公园,老秃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这件让他引以为傲的事情。

  他还会把那只动物领到一片卵石滩上,用一颗小小的卵石在白沙滩上一边画,一边讲他年轻的时候经历过的事情。不管是谁,只要一听到老秃讲他年轻时的故事,就都会睡着。

  这故事我已经听老秃说过很多遍了,所以我是不会再跟着他去卵石滩了。

  小狐狸在玉潭公园门口等着我,一看见我来了,她便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这样,闪亮的绿色的光芒就从她的眼睛里发出来,就像太阳光一样强烈。

  我闭上眼睛对她说:“火狐,今天我来给你介绍一个朋友。”

  “真的?”小狐狸的声音里带着欣喜的成分,“他在哪儿?”

  我向草丛中早已准备好的老秃喊道:“老秃!老秃!出来吧。”

  老秃鬼鬼祟祟、蹑手蹑脚地从草丛里钻出来。

  “飞马老妹,找我有什么事情呀?”

  我皱了皱眉头:“请你以后不要叫我‘飞马老妹’,直接叫我飞马好了。”

  老秃点了点头:“哦,好。这是谁呀?”他看见了我身边的小狐狸。

  “这是火狐。”我把小狐狸推到老秃面前,“火狐,这是老秃。”

  老秃看到小狐狸,说:“飞马,你怎么净交不好的动物为朋友?一会儿老鼠,一会儿狐狸。”

  我大笑起来。笑完后我对老秃说:“把她带到卵石滩上吧,你还得讲你的故事呢。”
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老秃爬到小狐狸头上,指挥她:“左拐,右拐……”

  现在正是热的时候,玉潭公园里,有许多人在树荫下乘凉。我也热得受不了了。

  幸好,我有一个凉快得不能再凉快的秘密山洞,里面就像装了好几台空调。这原本是老秃的避暑山庄。自从我在这个公园里认识老秃,他就忍痛割爱,把这个山洞拱手送给了我。但他一天三餐,都必须在这个山洞里进行。

  秘密山洞之所以叫秘密山洞,就是因为山洞的洞口有许多藤蔓,藤蔓上开满了白色的小花儿。藤蔓挡住了山洞里边,但是藤蔓和藤蔓之间还有空隙,而白色的小花儿刚好把这些空隙填满,这样,外面看不到里边,但是里面看得到外面。所以如今,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山洞。

  我选了一条没有人走的林荫小道,这条小道刚好通到我的秘密山洞。我一走进秘密山洞,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凉爽。突然,我被烫得跳了起来。原来这个夏天热得连大地都变得滚烫滚烫,烫得我都跳起来了。那我晚上睡觉该怎么办?

  我走出山洞,到小山边的荷花塘咬断几根芦苇,再咬断几棵长长的野草,我想把它们拴在两块石头上,做成一个凉凉的吊床。

  玉潭公园有山有水,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公园。虽然山是人造的假山,荷花塘也是人工挖的,但是和真的没什么两样。人们在大热天都喜欢来这里乘凉。

  荷花塘几乎没有芦苇,这个湖护理得很好,基本上没有什么杂草,只有一片片的荷叶和一朵朵的荷花骨朵儿。不然为什么叫荷花塘呢?荷叶上停着两三只红蜻蜓,就像飞机场上停着两三架红飞机。


  卵石滩上的黑猫

  “飞马老……哦,不对,飞马!飞马!”

  一听这厚颜无耻的声音,就知道是老秃来了。

  奇怪,老秃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?平常他一讲起他年轻时的故事,少则两三个小时,多则四五个小时。但现在,他怎么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?

  老秃从荷花塘旁边的千年松树上跳下来,在他后面紧跟着小狐狸。

  整个玉潭公园,只有一棵松树。这棵松树有上千年的历史,它有一栋五层小楼那么高。它太高大了,如果我不是站在荷花塘旁边,我就看不见老秃了。

  “老秃。”我好奇地问,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  老秃爬到我耳朵边,他喘着粗气,有一点结巴:“飞,飞马,卵石滩上,有,有,有一只黑……猫!”

  “什么?”我以为听错了。这座城市里,没有一只黑色的猫。市民们都认为“黑猫探头,祸事临头”,市长也颁布了命令:禁止任何人养黑色的猫!

  但是,老秃却说,卵石滩上,有一只黑猫!

  我以为老秃在骗我,就赶紧让老秃带着我去卵石滩看看。

  老秃趴在我的头上,一会儿指挥我向左拐,一会儿指挥我向右靠。我只跑了不到一公里路,就热得满头大汗,太阳在头顶上就像一个火炉似的,都快要把我烤熟了。

  卵石滩到了,我看见一个黑色的背影在太阳底下,用爪子抓着什么东西扇啊扇的,他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热。

  “老秃,你确定他是一只猫吗?”我问。也有狗长得特别像猫,黑猫在这座城市里不受欢迎,但跟黑猫很像的黑狗却几乎每家都养。

  我真奇怪,为什么他们不说“黑狗探头,祸事临头”呢?

  老秃肯定地点点头:“我刚才看见他的脸了,那千真万确是一张猫脸。”

  我还是有点怀疑:“真的吗?”

  “刚才我听见他叫了,是猫叫。”

  “刚才他看见你,抓你了么?”我问老秃。

  老秃摇摇头:“他都不认识我,刚才他还问我:‘你是谁?’”

  真奇怪,猫怎么可能不认识老鼠呢?

  我踩着光滑的卵石,向黑色的背影走过去,我看见他用爪子抓住了什么东西在摇,我好奇地对他说:“你好!”

  黑色的背影应该是被我吓了一跳,他转过身来,我看见了他的脸,那真的是一张猫脸。

  他的眼睛绿得亮闪闪的,跟小狐狸一模一样,也是刺得我睁不开眼睛。

  老秃在我的头上得意洋洋地说:“瞧瞧吧,我没骗你吧!”

  黑猫说:“你是谁?你头上的这只小动物我刚才见过,他怎么和你在一起?”

  “我叫飞马。”我说,“我头顶上的小动物叫老秃,他是我的朋友。你为什么待在这里?”

  黑猫叹了一口气:“唉,说来话长。”

  老秃在一旁插嘴:“如果说来话长,那就长话短说。”

  黑猫不理老秃,他看着我说:“我叫阿黑,我原本是马戏团的明星猫,这是因为我会写字,会画画,还会做算术题和钻火圈,但正是因为我会这么多,所以驯兽师就严格地训练我。但是我脾气比较倔强,所以我就不听他的话,他生气了,就用鞭子和金竹棍打我。我一气之下就偷了他的钥匙,从那个给猫的印象不怎么好的马戏团里逃了出来。从此我就变成了一只流浪猫。有一天,我鬼使神差地爬进了一个大盒子里,然后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那个大盒子打开了,我就逃到了这个地方。后来我知道了这里不养黑猫,我就一直流浪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卵石滩上。”

  老秃又插嘴:“那你饿肚子了怎么办?”

  阿黑说:“有几个孩子,每天都给我送鱼干拌米饭。”

  我问阿黑:“你在爪子里抓的东西是什么呀?”

  “爪子里抓的东西?”阿黑看了看他的爪子,“哦,那是扇子。”

  老秃抢着问:“扇子是什么?”

  阿黑撇撇嘴:“没看见我在摇它吗?摇出来的风能让身体变得凉爽。”

  老秃从我的头上跳下来,靠近阿黑的右爪:“哇噻,真的很凉快耶!”

  老秃的表现让我情不自禁地靠近阿黑:“是很凉快,但是还没有我的秘密山洞凉快。”

  阿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:“什么是秘密山洞?”

  老秃学着阿黑的样子撇撇嘴:“秘密山洞就是秘密山洞。它在一个谁也发现不了的秘密的地方。里面特别凉快,比你这个扇子摇出来的风凉快多了!”

  “我可以去吗?”

  “当然可以呀!”我说,“不过,这里没有黑猫,市长还说过,如果在大街上看到黑猫,就让交通警察把它枪毙……”

  还没等我说完,阿黑就惊叫起来:“天哪!太可怕了,我又没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老秃就抢着说:“这好办,这好办,我可是这方面的高手!这件小事嘛,交给我办就OK了!”

  老秃一边说着,一边就往白沙滩跑去。过了一会,我看见一个猫形状的玩具正在向我这边慢慢移动……

  “天啊!”阿黑大叫起来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急什么?”老秃从猫玩具后面探出头来,“没看见我正在把它拖过来吗?赶紧帮我一把!”

  老秃把这个东西拖过来干嘛?叫他帮忙也是帮倒忙。

  我还在想这件事情,阿黑就跑过去,把那个黑白花猫的玩具拖过来了。

  我皱了皱眉头:“老秃,你把这个没用的东西拖过来干嘛?”

  “错错错!”老秃摇头晃脑地说,“没看见这是一只黑白花猫吗?它正好跟阿黑一样大小,阿黑穿上肯定合适。”

  哦,我明白了,原来老秃是想让阿黑穿上这个猫玩具,装成黑白花猫进城。

  老秃真是聪明!

  阿黑穿上那件黑白花猫的外套,果真像老秃说的那样,不大不小,阿黑穿上正合适。

  “好老鼠”老秃。

  于是,我背着老秃和阿黑,飞快地跑,跑进了玉潭公园。但是当我走进秘密山洞里的时候,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大葱味。

  我连打了五个喷嚏。

  牧羊犬卷毛儿在里面唠唠叨叨地说:“对不起,飞马姐姐,你知道,我最喜欢吃大葱了,每次我都用柠檬水漱口,可我的男主人今天给我的是菠萝味儿的,我就不喝!”

  我屏住呼吸,说:“你今天吃大葱是不对的,你吃完大葱不漱口是更加不对的,你张着嘴巴在我的山洞里一边哈气一边说话,是绝对错误的!”

  卷毛儿是一只纯种德国牧羊犬,他的男主人叫他柯利。但是我喜欢叫他卷毛儿,这是因为他的男主人给他的毛烫成卷卷的,就像有的人的头发一样。所以我叫他卷毛儿。

  因为我比他大,所以叫我飞马姐姐。他奔跑的时候,金色的长毛随风飘扬,看起来就像一片片金色的旗子。他爱吃大葱,卷毛儿吃完大葱后不嚼口香糖,我嫌他嘴里的辣味儿太浓,别的狗也不愿意接近他。所以他痛改前非,就养成了吃完葱后漱口的习惯。但他只用柠檬味儿的水漱口。

  卷毛儿看见了我身后的阿黑和老秃,皱起了眉头:“飞马姐姐,你怎么能领猫和老鼠到秘密山洞里来?你知道,他们会把你山洞搞的一团糟的。还有,猫和老鼠怎么能在一起?”

  “什么是老鼠?”阿黑脱掉花猫外套,问卷毛儿。

  卷毛儿被他吓了一跳:“这只猫怎么有两层皮?他怎么是黑猫?飞马姐姐,难道你不知道,这里不欢迎黑猫吗?”卷毛儿的语气里有瞧不起阿黑的意思。

  “你敢不尊敬阿黑?”老秃质问卷毛儿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,人家可是马戏团的明星!他会写字,会画画。”老秃一边说,一边掰着爪子数着。

  “还会做算术题和钻火圈。人家是因为受不了马戏团的鞭笞才逃出来的!你敢不尊敬人家吗?”老秃得意洋洋地说。

  “黑猫是马戏团的明星?”卷毛儿不相信,“整个城市里,没有一只黑猫!”

  阿黑说:“我在的那个马戏团不在这个城市。”

  卷毛儿想起阿黑刚才说的‘什么是老鼠’的话,他说:“这只黑猫也好歹是猫啊,他怎么连什么是老鼠都不知道啊?是不是我们狗装的?那个东西就是老鼠,看见了没?”卷毛儿指指老秃。

  “猫就是专门吃老鼠的,知道吗?老鼠是最坏的,人最讨厌他们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老秃以为听错了,“你说我是东西?我怎么会是东西?我是这座城市中,年龄最大,资格最老的老鼠。我吃过的盐巴比你吃过的狗粮还多!你别以为我们老鼠名声不好,就可以随便欺负!还有,我根本不是一只坏老鼠!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阿黑耐心地等老秃说完,才回答卷毛儿。他摇摇头,“这种小动物很可爱呀,人为什么要恨他们呢?”

  牧羊犬卷毛儿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说:“唉,现在连猫都不知道老鼠坏在哪儿了,你知不知道,老鼠偷粮食吃?他们偷吃别人的食物是最出名的。”

  我低下头,看看老秃,又抬起头,对着卷毛儿说:“卷毛儿老弟,老秃从来没有偷吃过别人的食物,他每次吃的饭不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,就是在大街上捡的。”

  “是吗?”卷毛儿看起来不相信我说的话。

  “当然了!”老秃得意忘形地说,“我是一只好老鼠,我干过最坏的一件事是到一个人的家里啃了她吃剩的橘子皮!”

  原本,我们要谈论的是阿黑,但是老秃反客为主,让我们都谈论起他的“伟大”事件起来。

  作者:潘彦含

  点评:

  潘彦含10岁写出《卵石滩上的黑猫》。

  很遗憾,因为篇幅有限,我们不能把这篇3万字的原创童话整版献给读者。这里撷取的仅仅是作品的三分之一。

  但我相信作者奇特的想象会吸引每一位读者。会轻功的千里马;没有尾巴的老鼠老秃;穿玩具服的黑猫,以及玉潭公园神秘的山洞。这一切构成了一个神秘、神奇而又令人神往的世界,使我们相信在这个世界里会发生任何令我们无法想象的故事,这个故事一定会令我们意料之外,或许也可能是情理之外。

  从严要求,作品还缺少精雕细刻,还应该在细节上多下工夫。

  比如:白马去为受伤的狐狸寻找止血的草药,他采到了白色的小花和金黄色的小野花,是什么花呢?作品没有交待。只要在百度搜索上搜一下止血的草药就会知道,止血的草药有很多种,如:仙鹤草、三七、艾叶、槐花、白及等不下十余种。其中仙鹤草就开黄色的花朵。如果让白马去寻找仙鹤草是不是更贴近生活而又赋有诗意呢。

  点评老师:孟翔勇

不够精彩?再来一篇
  • 欢迎扫描二维码
    关注作文网微信
    ID:www_zuowen_com

新文速递

热文推荐

 

关于我们 | 营销合作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服务协议 | 投稿须知 | 问题反馈 | 联系我们

京ICP备09032638号-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:1101081950号   防网络诈骗专栏

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5-2013 www.zuowen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

×
×